• 浙江衢州网,欢迎您!
您现在位置:浙江衢州网 >> 新闻 >> 正文

铁葭州不能忘却的民族英雄-徐徽言

2022-03-30 11:00:10    来源:    阅读:37000


     “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

         在我们佳县历史上,就有这样一位忠贯日月的民族英雄,他就是北宋最后一名武状元、抗金名将、知晋宁军(今陕西佳县)兼岚(岚州,今山西岚县)石(石州,今山西离石县)路沿边安抚使——徐徽言。

        “君当立高节,杀身以为忠”。徐徽言在晋宁保卫战中以壮烈捐躯的行为维护了民族气节,建起了一座民族丰碑。这种民族气节和爱国精神万古长存,弥足珍贵。历史不会忘却,我们更不能忘却!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葭州,这诗意的名字看似脉脉含情,在历史上却是战乱频繁、兵革互兴、烽鼓不息,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宋元丰五年,鄜延路经略司从西夏手中夺取葭芦岩并修建为寨。由于该寨孤悬敌境,粮饷转运困难,而在元佑年间经朝臣辩论,议定与其他三寨一并归还于西夏,换取俘虏。绍圣四年,该寨为北宋所夺回,并再度进筑。为便于保护葭芦寨及其周边耕地,联通河东路与鄜延路、麟府路的联系,北宋在葭芦寨周边另外修筑了数座堡寨,并在元符二年)升葭芦寨为晋宁军,领县二、堡寨十座。皇统二年,金军攻克晋宁军,并先后将其改为晋宁州、葭州。金末,有着关陕门户地位的葭州战火不断,又被蒙古攻克。在金元明清四朝称为葭州,民国改为葭县,1964年9月改称佳县。1993年,佳县县城被陕西省政府命名为省级历史文化名城。这座宋代古城二水绕城,三面凌空,依山而建,易守难攻,号称“铁葭州”。

  今天的葭州艳阳高照,春意融融。漫步古城,店铺林立,车水马龙,一片人间烟火气。古城早已没有了金戈铁马,没有了烽烟四起,只有残垣断壁的古城墙傲然屹立。也许只有古城墙还记得晋宁军,还记得这位血染葭州的七尺男儿——徐徽言。

        徐徽言(1093年-1129年),字彦猷,衢州西安人(今浙江衢州市全旺镇官塘村)。少怀壮志,刻苦学文练武。

        徐徽言出生在一个官宦世家,可谓是将门虎子。他的高祖徐泌是两宋时期衢州首位进士,曾祖父徐庸、祖父徐迈也是进士。但对徐徽言影响最大的是他的父亲徐量。徐量武举及第,战功显赫,封“皇城使”,抗击西夏时战死在太原沙场,追封为“昭州团练使”。

        大观二年(1108年),年仅16岁的徐徽言跪在将军府的列祖列宗灵前发誓,要向他的父亲一样当一名为国家抛颅头,洒热血的抗金名将。他在武科考试中艺压群雄,力拔头筹,“武举绝伦及第”,成为了北宋最后一名武状元。

         宋代武科除了考骑、射、武艺和体力外,还要考“策论”及对兵书的阅读心得和研究。徐徽言能中武魁,可谓是文武全才。随后,少年徐徽言便到辗转在边疆担任武职,多次打败西夏人的入侵,官职升到了武经郎、知晋宁军兼岚石路沿边安抚使。

         靖康元年(1126)金国大兵压境,此时北宋朝廷内忧外患,黄河险要渡口均被金兵封锁。为打通南北要道,支援前线,朝廷屡派名将,都无济于事。作为新科武状元,徐徽言仅提兵三千,便一战告捷,打开岚州石州通道。尔后,金国增兵数万,封锁更严,徐徽言再度率兵出征。他长驱直入,所向披靡。然敌方人多势众,鏖战至兵卒损失殆尽,只剩徐徽言单枪匹马,金兵将其团团围住,意欲活捉。乘夜色朦胧,徐徽言退到土丘石亭中,一手擎粱,两腿一夹,连续三次将坐下战马拔地夹起,吓得金国兵将纷纷倒退,徐徽言则顺势突围而出。

  “靖康之耻”之后的建炎二年(公元1128年)九月,大金国西路军统帅完颜娄室率部沿渭水西进,进攻长安,一路势如破竹,很快就进攻到宋河东路最后的堡垒麟、府、丰三州。

        河东路的辖区主要在黄河以东,大致相当于今山西省大部分地区,辖管到今陕北地区的只有麟州(今陕西省神木市)、府州(今陕西省府谷县)、丰州(今陕西省府谷县北)和晋宁军部分地区(今陕西省佳县、吴堡)。

        宋高宗赵构在金兵的逼迫之下,将麟、府、丰三州及岚、石等州割让西夏。时任晋宁军兼岚石路沿边安抚使徐徽言大为悲愤,拒不奉诏。他跃马横枪,将前来接收河西三州的西夏军全部赶出境外。将收复了的麟、府、丰三州归还了府州的折家军。他还汇聚了大量河东路的宋朝残军,连结数十万汾晋豪杰义士,准备捣太原、取雁门,收复故地。他说:“只要平定了晋地,我们就有了地理上的优势,中原指期可复,机会一旦失去,必将贻害无穷!”

  此后,完颜娄室生擒府州折可求的儿子,迫降了折可求一家,顺利拿下麟、府、丰三州后,金军向徐徽言的晋宁军杀来。

        葭州城东面是黄河,西面是西夏,北面是已经沦陷的麟、府、丰三州,南面是失陷的延安,完全陷于孤城绝境。但徐徽言毫不动摇,据城坚守。

       金军将晋宁军(葭州城)团团围住,因为折可求是徐徽言的妻弟,完颜娄室令他劝降徐徽言。折可求立马城下,叫道:“徽言啊,看在咱俩的情分上,你听我一句劝,完颜元帅大军南下,二帝都被俘投降,晋宁军又岂能抵挡,你若开门投诚,可免生灵涂炭,徐家和我折家亦可终保荣华富贵!”

  徐徽言怒不可遏,厉声说:“你对国家无情,我和你还有什么情份?不但我无情,这支箭更无情!”

        话音未落,只听银矢破空,折可求应声倒地。宋金双方士兵都被徐徽言的大义灭亲之举给镇住了。可惜折可求并没死,爬起来后狼狈而逃,徐徽言率军出击,金军阵脚大乱,连同完颜娄室的儿子完颜和尼也在此役中被斩杀。

        翌日,完颜娄室气急败坏,猛攻晋宁军,誓要将徐徽言碎尸万段。徐徽言坚壁持久,激励将士,安抚伤员,与金兵连番鏖战,杀敌不计其数。而随着攻防战的不断推进,城中的战斗力减员严重,徐徽言安排诸将划隅分守,另由健卒组成机动队则往来为游援。徐徽言又命精通水性的士兵潜过黄河,把那些逃亡到山谷里的百姓动员起来,浮筏西渡,在河边不断骚扰金兵。

        晋宁有黄河护城,号称“天下险”,但当时城中没有水井,饮水都需城外的佳芦河引入。狡猾的完颜娄室围而不打,派人四下运来石、木、竹、草堵死佳芦河上游,就此断了一城军民用水。城内粮草亦缺,守城兵械破损严重,最后可谓是弹尽粮绝。徐徽言仍勉励众军士咬牙苦守,誓不言降。

        直至建炎三年(公元1129年)三月,被围困五个月之久的孤城晋宁(葭州城),因饮用水源断绝,陷入援绝、粮绝、水绝困境。徐徽言知道此战再难持久,下令将城中尚完好的兵械砸毁,不留敌用,又写下遗书于兄长徐昌言,表明自己为国捐躯的决心,劝勉兄长继续为国效力。十二日夜晚,监门官石赟叛变,开城门引金兵入城,徐徽言与一同守城的太原路兵马都监孙昂誓死杀敌,却堵不住如洪水一般涌入的金兵,只得退入内城。

        当天晚上,徐徽言“置妻子室中,积薪自焚。”火焰冲天,浓烟滚滚,耳闻妻儿老小撕心裂肺的哀号声,徐徽言泪流满面,执剑在手,慷慨激昂地对将士说:“我是天子委任的守土大臣,决不能落在敌人手中受辱。”说完,举剑自刎,左右将士们眼疾手快,将他的宝剑夺了下来。

        这时外面杀声四起,金兵攻破内城冲了进来,将身无寸铁的徐徽言逮了个正着。不一会儿,完颜娄室来了。杀子之恨,岂可不报!他听说徐徽言已经被抓,忍不住仰天狞笑。

        有人附在完颜娄室耳边,悄悄地把徐徽言纵火焚烧全家及拔剑自刎的经过说了一遍,完颜娄室看到浑身是血的徐徽言仍昂首怒目,宛如天神,不由心存敬畏。

        完颜娄室婉言相劝道:“徽钦二帝都已被俘,将军你拼命守城,还在为谁守啊?”徐徽言凛然作答道:“我为建炎天子守,为天下百姓守!”

        完颜娄室又嘿嘿冷笑着说:“我大军南下,大半个中原已归我有,你不会不知道吧?”

        徐徽言怒斥道:“我恨不能斩下你的脑袋叩见天子,现在唯有一死报太祖太宗,其他的我不需要知道!”

        完颜娄室拿出金令说:“你只要归顺,可使你一生统帅延安,全陕的土地一并为你所有。”

        徐徽言厉声斥责道:“我受国家厚恩,为国而死,死得其所,岂能向尔等狗贼屈膝,要杀就杀,不必多言!”

        完颜娄室佯装举戟刺向徐徽言,希望看到他恐惧的样子。可徐徽言毫不畏惧,批衣向刃,意气自若。完颜娄室悻悻地扔下兵器。命人取来美酒,亲自给徐徽言敬上,徐徽言持杯向他的脸上一掷,斥道:“我岂能饮尔等狗贼的酒?”

        完颜娄室劝降无用,仍不死心,又命被俘的宋徽宗向徐徽言致书劝降。即便如此,徐徽言仍大义凛然,不为所动,终被金兵乱箭射杀,这位36岁的一代抗金名将就此壮烈殉国。

  “忠规义慨武穆望尘,壮怀激烈亭侯逊色。”

        徐徽言,这位早岳飞出生十年的武状元一门殉节,宋高宗为此抚几震悼,叹道:“徐徽言报国死封疆,临难不屈,忠贯日月,过于颜真卿、段秀实远矣,不有以宠之,何以劝忠,昭示来世。”

        徐徽言被追赠晋州观察使,谥“忠壮”,再赠彰化军节度使。

        衢州乡人敬其忠贯日月、临难不屈,在烂柯山僻了一片清幽之地,建了徐忠壮公祠,“忠贯日月”四个大字为一代文豪朱熹所题。葭州人也在古城建了“二忠祠”,乡人也称“二忠子楼”,以纪念为保卫葭州城壮烈献身的徐徽言、孙昂二将军。该祠创建于清康熙年间,清朝葭州名士张金佩为该祠落成撰联曰:“国士无双双国士,忠臣不二二忠臣”。惜于1969年在拓宽街道中被拆,现新建于古城街向南的张家巷里。

        “天下有道,以道殉身;天下无道,以身殉道。未闻以道殉乎人者也。”

        徐徽言之“忠壮”,是家国情怀的赤胆忠心,是舍生取义的壮烈气节,是豪气冲霄的民族气概,是顶天立地的铮铮铁骨。

        中华民族如若没有徐徽言这样一批又一批的留取丹心照汗青的铁骨男儿,民族脊梁何在?

         我想,“铁葭州”之所以被冠以“铁”字,不仅是古城坚固如铁为天下险,更是葭州大地浸透着徐徽言将军铁骨凛然的英雄血液,孕育出一代又一代铁骨丹心的葭州人。

        英雄之魂赐予铁葭州之浩然正气,绵绵黄土孕育铁葭州之淳朴厚实,黄河葭芦赋予铁葭州之顽强不屈。斯人已去,浩气长存!

        徐徽言——这个英雄的名字,历史不会忘却,铁葭州不能忘却!(葭州徐曙光供稿)


声明:本网转载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0